ルーブル為替レート

ルーブル 為替 レート


WrightsonICAP经济学家LouCrandall在给客户的报告中写道,最近的FOMC会议纪要表明,美联储认识到隔夜回购利率是“目前比IOER更重要的指标”。


  他预计,美联储对隔夜回购利率以及IOER的初始调整幅度将是2个基点,甚至是3个基点。


  Crandall还写道,美联储如此明确地为潜在的调整做好准备,这一事实使人们更加相信,美联储将比以往更快地对隔夜利率下降作出回应。


  分析师的观点还和摩根大通策略师的看法不谋而合,该行策略师曾在2月份表示,美联储直到年中才有必要对其工具进行任何调整,现在却改口称政策制定者可以早些做出调整,时间刚好和美联储鲍威尔所暗示的一样。


   总而言之,人民币升值不是货币当局有意为之,升值是一系列因素的结果。


    第一,人民币升值是美元贬值的结果。


  5月以来美元指数(90.0337,-0.0256,-0.03%)进一步走弱,5月末跌至89.8467,较4月贬值1.6%,美元兑人民币汇率在5月升值1.7%,人民币汇率指数升值1.5%。


  811汇改以来,美元兑人民币汇率与美元指数的相关系数为63.1%。


  2020年至今的相关系数提升至90%。


  这说明人民币升值与美元贬值存在一一对应的关系。


    第二,人民币升值是中国经济和政策周期领先于美国在汇率层面的体现。


  全球疫情爆发后,中国最先遭受冲击,也最先从疫情冲击中恢复,中国经济同比增速的高点出现在今年1季度,环比增速高点出现在去年4季度。


  中国货币政策始终维持在正常范围之内,并没有无节制的总量宽松,更多地采用了结构性政策精准施策。


  去年4季度,中国社融增速触顶,今年3月以来社融增速加速回落。


  美国的问题主要体现为货币政策再次进入非常规状态,且放松力度史无前例,再配合多轮的财政刺激。


  美元指数走弱是不可避免的结果。


    第三,4月以来中国证券投资项目资金大规模流入是人民币5月爆发升值动力的重要因素。


  陆股通数据显示,今年前5月北上资金净买入规模为2082.76亿元,其中4、5月净买入规模合计1083.74亿元,占比规模超过50%。


  境外机构4、5两月合计增持国债775.48亿元,而3月减持国债165.14亿元。


  并且,今年前5月货物贸易顺差达到过去5年同期最高水平,前4月货物和服务贸易顺差达到数据公布以来的最高点。


  国际收支形势对人民币近期升值有强势助推作用。


    第四,美元进入新一轮信用扩张周期决定了长期内美元弱与人民币强的格局。


  历史数据显示,美元信用周期与美元指数走势息息相关。


  信用周期领先于美元指数,扩张指向美元走弱,收缩指向美元走强。


  目前BIS的数据显示,国际信贷占全球GDP的比重已经反弹至44.4%,已经从2013年美联储QEtaper以来的低点回升4.5个百分点。


  由于美元是主要国际货币,国际信贷的币种以美元为主。


  全球信用扩张意味着美元信用派生会形成更大规模的美元供给,超越欧元(1.2179,0.0006,0.05%)、日本等美元指数的篮子货币。


  这样在信用扩张周期内,美元指数走弱也是应有之义。


  

策略师 回购利率 调整 写道 基点 改口 2月份 做出 这一 隔夜利率 美元指数 中国 走弱 5月 信用 升值 人民币升值 美国 扩张 信贷
版权声明:若无特殊注明,本文为《 外汇开户教学网》原创,转载请保留文章出处。
本文链接:http://www.marqiqique.com/whkh/2799.html
正文到此结束

热门推荐

已有0条吐槽